迷失的魅族,慌张的J.Wong

2017年的冬天,对于远在南方的黄章来说,也格外冷。

距离今年1月份黄章在魅族举办的2017新春年会上宣布复出已近一年,在手机行业毫秒必争的整整三个季度里,黄章回归后除了发布了全新的组织架构,将公司拆分为魅族、魅蓝、flyme三个事业部外几乎没有其他动作。当初几度出山被盼为救世主的黄章,如今却始终没把魅族领回正轨。

更讽刺的是,黄章在回归时表示的将再度出山打造的梦想机Pro 7,在今天看来已然沦落为了一个笑话。从供应链不足百万的订单,第三方电商平台价格跳水过半的情况来看,虽然目前官方并未公布Pro7真实销量,但这台上市不足半年的真「旗舰」早已成为魅族的负担。

总有人要为这次过失「顶雷」,责任自然落不到老大黄章身上;作为魅族元老和创始人之一的白永祥据传也早已被架空;另一资深VP李楠应该庆幸自己刚被分到拆分后的魅蓝,与高端的Pro系列无关;于是,本该是产品研发的责任,莫名其妙的落在了销售身上,魅族事业部负责销售的副总裁褚淳岷离职,其带领的销售团队中的大部分员工也将「清退」。

褚淳岷并不是第一个为Pro7系列失败而背锅的人。早在今年9月,同样负责销售业务的魅族事业部副总裁潘一宽已经黯然离职,这距离他加入魅族仅仅过去不到半年。

Pro7失利、MX7难产,在今年友商都在发力全面屏,打造高端旗舰的同时,魅族却掉队了。

事实上魅族已经不是第一次与手机产业的大风口背道而驰了。

2014年黄章第一次回归之前,魅族一直在走「小而美」的精品路线,一年只发布一款产品。而同期友商都在疯狂的倾销千元机,试图采用多机型的模式抢占市场;2015年当智能机普及的红利不在,友商都在布局高溢价的旗舰机时,拿到阿里投资的魅族却开始频发新机,为此还推出了低端品牌魅蓝。

魅族随着智能机普及的大风口而起,却始终没在风口中找准自己的位置,终于问题在Pro 7发布的2017年开始凸显。

Pro7的滑铁卢

今年7月26日,魅族在广东珠海歌剧院发布了自己的年度旗舰Pro7系列,与去年每月一场发布会相比,今年的魅族只推出了这一款产品。

这是黄章回归后的第一个举措,精简产品线,结束了冲量打法,将重心转移到利润之上。

寄希望于背后的「画屏」设计,魅族欲在千篇一律的国产市场中依靠差异化策略攻城略地。然而入秋以来全面屏风暴横扫手机市场,魅族的「画屏」的创新并未掀起丝毫波澜。

除了缺少击中用户痛点的创新之外,Pro7的处理器性能也被用户诟病。虽然在2016年末,魅族已于高通达成和解,但整整半年时间过后,作为旗舰系列的Pro7却依旧采用的联发科的处理器。这款处理器性能大致相当高通2016年的水准,用在旗舰上实在难堪大任。

此次Pro7的最高售价甚至上探至4000元价位,为此黄章还挖到华为终端前CMO杨柘负责营销,他之前成功塑造了华为高端机形象。但魅族一直走「小而美」路线,积累的用户多为学生和发烧友群体,类似于华为「君子如兰」的营销策略和过高的售价也难以获得他们的认可。

据报道,魅族早先为Pro7背部的「画屏」下了300万份订单,分三批交付,但仅交付了第一批的100万份订单后,魅族便提出了取消剩余订单的要求。以此来分析,Pro7的销量甚至连百万级都无法突破,与前代相比大幅倒退。

目前在京东自营平台上,Pro7的累计评价数量仅为14000多条,与友商动辄10万+的数据比较可谓是相形见绌。不仅如此,仅仅上市4个月的Pro7渠道售价已全面崩盘,京东第三方售价最低的仅为1600多元,与上市时的价格相比几乎腰斩。

表面来看Pro7失利于过高的售价、错误的定位、高端处理器以及全面屏的缺失,但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在于魅族前两年已被繁杂的产品线拖垮,难以在高端产品的研发上投入过多的精力。

阿里的「毒药」?

科技圈一直有个笑话,「魅族今年有32场演唱会。」 虽然听起来有些夸张,实际上在过去的2016年魅族一共发布了14款手机,几乎每个月都有新品亮相。

频发新机的背后其实是黄章的无奈。

业内有一个说法,阿里对魅族的投资有对赌协议。阿里投资时要求魅族2015年出货量达到2000万台,否则阿里会进一步收购魅族股权。

2014年之前,魅族采取的都是单旗舰的模式,一年只发布一部手机,意图走「小而美」的小众路线。这样带来的好处无疑是留给研发、设计的时间充足,在充斥着运营商千元机的早期市场中,精品化的路线也给魅族赢得了良好的口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24kbank.com//a/guoji/10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