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半年人工流产2次导致不孕 把前男友告上法庭

(原标题:半年人工流产2次导致不孕 她把前男友告上法庭)

恋爱分手闹矛盾,纠纷的原因有千万种,而其中,最让女生吃亏的便是意外怀孕。面对毫无心理准备而出现的孩子,一些情侣为其“去留”闹到不可开交,最终,偷偷人流成了一种解决麻烦的办法。

6月19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接到一名岳阳读者萧萧(化名)的求助电话——恋爱期间意外怀孕,今年26岁的她曾多次人流致不孕。如今,男朋友强烈要求分手,她希望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维权。

因人流导致不孕该怎么办?女方是否有权向男方追责呢?今天,我咱们就去法院瞧瞧,看看法官们都是怎么处理这个“甜蜜过后”的烦恼……

半年流产2次致不孕,她把前男友告了

说起因为人流导致的情感纠纷案,湖南仁和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健印象深刻。不久前,他还收到了当事人发来的感谢信息——“感谢您为我普及了法律知识,让我认识到还有维权索赔的权利。尽管和他的感情破灭,但至少能通过我的故事让更多情侣珍惜感情,不再轻易作出人流选择!”

给律师发信息的当事人名叫刘曦,是株洲人。大学时,结交了同为株洲老乡的男友袁博,相爱4年。2016年6月,还未大学毕业的刘曦与袁博同居了。同年11月,刘曦意外怀孕。考虑到袁博刚刚参加工作,自己又还未毕业,在男友家人的建议下,刘曦瞒着父母做了一次人流手术。谁知,半年不到,在刘曦即将大学毕业之时,她又一次意外怀孕。

“男方家人认为他们年纪太小,还不适合生孩子,再次建议女方去人流。”陈健回忆,当时,刘曦考虑过自己多次人流可能造成伤害,提出拒绝。但因此,与男友及其家人产生了很大的矛盾。

后来,袁博的母亲以“要考虑男人事业发展,结婚是迟早的事”为由,甚至承诺“工作稳定就准许结婚”,多次劝说刘曦进行人流手术。就这样,刘曦半年内接受了两次人流手术。

殊不知,这一次让刘曦后悔不已——医生告知,由于反复手术,导致输卵管严重堵塞,丧失了生育能力。

为此,小情侣没少吵架。眼见刘曦也毕业回株洲找到了工作,袁博和家人也渐渐疏远了她。最终,袁博以“不接受异地恋”为由,与刘曦提出分手,“不论女方怎么解释,怎么妥协,男方铁了心要离开”。

于是,刘曦将事情经过一一告诉父母。最终,搜集相关证据,将袁博告上了法庭,并要求赔偿其各项补偿金、抚慰金等共计13万元。

2017年11月,经长沙市天心区法院审理,原告刘曦,被告袁博均为成年人,恋爱同居均为自愿,刘曦半年内两次怀孕后做流产手术导致不孕,袁博对这一后果无主观过错,其行为不构成侵权,故对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各项补偿金、抚慰金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但不孕是由双方同居引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的法律规定,被告袁博应给予原告刘曦适当补偿,最终,法院一审判决袁博赔偿刘曦5.68万元。

恋爱期人流致不孕,双方需共同担责

因多次人流致不孕而分手的故事并不少见。除了长沙市天心区法院,常德市汉寿县人民法院也曾受理过一起类似案例。

汉寿县人民法院新闻宣传专干魏楚瑜回忆——2008年,常德市汉寿县17岁的唐华和朱丹通过QQ网聊相识,没多久便确定了恋爱关系。期间,因在外务工,两人同居并致女方怀孕了。

考虑年纪太小,朱丹在男友的陪同下进行了人流手术。没想到,第二年又怀孕了,且被诊断为宫外孕,不得不再次进行人流手术。一年后,朱丹又因一次宫外孕住院治疗。这次,由于危急生命,朱丹在唐华及其亲友的劝说下,不得不进行右侧输卵管切除术以及左侧输卵管结扎术。

而同年,因男友唐华还没有达到法定婚龄,两人不能办理结婚登记。无奈,只能按照老家习俗,举办了一场简单的酒宴“婚礼”。

然而2014年,两人分手了。之后,朱丹又通过亲戚介绍和相亲对象过起了同居生活。可是,当两人很想怀孕结婚时,朱丹却被医生告知“不可能再怀孕”。

想到与前男友的那些经历,尽管时隔已久,朱丹还是决定把唐华告上法庭,并索赔医药费、赔偿金等共计11万余元。

最终,常德市汉寿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朱丹与唐华是自由恋爱并同居,其间唐华并无强迫、威胁朱丹发生性行为情形,因此对于朱丹的损失,两人均不存在过错。不过,朱丹因异位妊娠造成的损害与二人同居行为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因此,在双方均无过错,但给一方造成损失的情况下,朱丹和唐华应共同分担责任。法院认定朱丹的总损失为63758.66元,并判决唐华负责承担其中的50%。

(文中除陈健和魏楚瑜外,其余均系化名)

观点

律师:受到“非法侵害”,可追究“性权利”

宁洁(湖南融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24kbank.com//a/guoji/28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