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晓资本是如何资本运作把自己玩死的

伴随一则公告,近期在金融与创投圈汇聚了大量目光,并在旅游行业布局颇深的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韩越近况落幕。昨夜,春晓资本作为大股东实际控制的九有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韩越,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刑事拘留。

与此同时,多个P2P维权群有消息称,春晓资本投资的P2P项目君融贷创始人吴隽也已自首,而春晓资本实际控制人、春晓系金融游戏疑似的最终受益人王戎仍旧滞留香港。随着经侦的层层深入,一出裹挟企业、金融机构、P2P平台、上市公司的金融大戏或将徐徐揭幕。

王戎及其小伙伴

春晓系的金融故事从P2P开始溃败,进而传导到其所孵化的品途、尚品旅游等公司。而提到春晓资本,就一定要说王戎与北京瑞金麟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金麟”),以及在这个故事中围绕在王戎身边的众多小伙伴。

王戎大学毕业毕业四年后创立了“瑞金麟”,当时的“瑞金麟”主要做的业务是电商TP(代运营),先后在2012年获得软银赛富A轮融资,2014年获得维思资本B轮融资。

而随着TP行业的发展,问题也随之出现。TP的行业门槛并不高,同时电商概念的兴起也令TP行业陷入红海竞争,价格战下毛利率不断下滑。而在2015年下半年开始,很多品牌商退出TP公司,选择企业自己组建电商团队,TP公司客户数量不断下降。

因此,“瑞金麟”将自己的业务转向了新的方向——经销。在“瑞金麟”看来,品牌商和经销商是利益共同体,不会被轻易换掉,但品牌商换TP是司空见惯的现象。截止到2017年,“瑞金麟”经销部分占总体GMV的70%,代运营占小部分。按照“瑞金麟”的官方说法,在其业务占比中以后经销比例会超过80%。




虽然“瑞金麟”在今天已经成功转型,但在转型之初“瑞金麟”面临很大的问题。因为,经销必须有三大要求:资金的投入,仓储物流的服务,精通渠道。以往“轻”运营的“瑞金麟”突然要做“重”,在资金上非常吃力。

这个时候,王戎找到了他的大学校友,君融贷创始人吴隽。两人一起研究如何通过P2P自融搞这部分资金,这是为什么王戎及春晓系投资P2P的初衷。在君融贷被查封前,“瑞金麟”与君融贷在大连的同一处办公地点办公。

与此同时,韩越的春晓资本、王戎的融数金服、以及韩翔的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先后成立。韩越、韩翔与王戎是表亲,春晓资本主要关注的是B2B领域,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则主要将注意力放在旅游行业。

王戎希望将融数金服打造成这样一个角色:下游是各家P2P公司,上游是各种有借贷需求的企业,融数金服用技术大数据管理上下游,根据借款百分比提点。韩越与韩翔通过投资、孵化为王戎的融数金服寻找可以做供应链金融、或有借贷需求的企业。

在公开资料可以看到,春晓资本的一项优势便是为被投企业提供“基于数据分析的债权金融解决方案”的特色服务,即被投企业可以通过资金成本更低的债权融资获得资金。

自建P2P王国

可以看到,目前有6家爆仓的P2P平台,石头理财,抓钱猫,聚财猫,草根理财,牛板金,君融贷分别与王戎有直接间接的关系。

其中,春晓资本对牛板金,君融贷直接持股,吴隽曾经也是融数金服的股东。

聚财猫称接受过春晓资本旗下春晓天泽的投资,并且聚财猫创始人薛亮在工商层面与王戎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草根投资的联合创始人、前副总裁张文斌不仅在草根投资子公司担任监事,还是春晓天泽的股东。张文斌离开草根投资后,创办了石头理财。石头理财法人谢贵深为“瑞金麟”关联公司前员工,其兄弟谢贵洲为“瑞金麟”高管。

抓钱猫法人吕彦彦,之前是“瑞金麟”上海负责人,曾与韩翔共同成立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几家平台之间的资金关系也同样错综复杂。例如,君融贷的吴隽同时是北京京蛰网络科技责任有限公司法人,北京京蛰网络科技责任有限公司则是牛板金赃款流向数融金服关联公司中的一家公司。

抓钱猫平台上大部分资本,则通过一家叫做大连天润集团的公司放出。但在工商信息上,并没有大连天润集团这样一家公司。而网络上有资料显示,大连天润集团旗下包括高德汇通融资租赁(大连)有限公司、大连鼎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企业。

而君融贷平台上的汽车质押贷和抵押贷,合作和担保机构即是高德汇通融资租赁(大连)有限公司。大连鼎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亦可以通过春晓资本孵化的会唐网主体公司,北京会唐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与王戎相关联。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24kbank.com//a/shehui/51822.html